有个软件写的91

朝穆心柔坐着的沙发这边走过来,放了一杯到穆心柔的手里,林思绾就在她旁边坐下。

就刚才她进来的时候,穆心柔那种寂寥的样子,林思绾觉得,失明的世界一定是非常孤独的吧?因为看不见,她做不了很多事情,她不能看书,不能看乐谱,不能继续拉小提琴,也不能做其他娱乐……

“心柔,你的眼睛……”林思绾斟酌着语言,把盘旋在心里好几天的疑问问了出来:“你是不是把眼角膜换给子颂了?”

以穆心柔对穆子颂的那满腔爱意,她是很有可能这么做的。甚至林思绾心里想着,就凭自己过去爱穆希辰的那股劲,如果有需要,她应该也会像穆心柔这么做吧?

只不过,那是以前了。最近虽然她感觉穆希辰的温柔的时候,有了些不完全是冷淡的感觉,却远远达不到以前按照掏心掏肺的爱。

“不是的,你们怎么每个人都这么问我呢?”穆心柔这个回答肯定不是第一次了。

林思绾看着她那混沌的眼珠子,心里充满了遗憾,又问:“眼角膜的捐献者很难找吧?”穆心柔点点头:“首先,一般要捐献者死亡才可能捐眼睛;其次,死亡者不能年纪太大,不能有眼疾;第三,也不是所有拥有健康角膜的死者是愿意捐出来的。可以说,等待角膜,比白血病患者等待骨髓还

难。”

白血病患者等待骨髓,至少人家捐献者不需要奉献出生命。角膜的捐献,代表着一个生命的消逝,是非常沉重的。

林思绾不知道说什么好,只能是握住穆心柔的手。

穆心柔倒是笑了:“嫂子,你跟我哥……感情好像没有以前那么……”她努力寻找一个合适的形容词,想了好久,才找到:“如胶似漆?对吧?以前你们给人的感觉就是如胶似漆,随时随地都给人撒糖的样子。可是现在,到底是因为我看不见的原因,还是你们之间真的出了问

题?”“没有问题。”林思绾当然不会告诉穆心柔前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她很快就转移了话题:“心柔,明天一早我就会回临水山庄那边住。那边的空气比这边还好,人也少一些,清静得很。你要不要过去住

果子MM的花衣新装

几天?”

“为什么不在这里住?”穆心柔疑惑地问:“我随你去住几天倒是无所谓,不过你是觉得穆宅人太多你嫌吵,还是因为跟我哥感情不好了?”

按理说,现在正是穆希辰争夺董事长位置的关键,他住在穆宅外面,肯定没有住在穆宅更方便。

不过,对于林思绾的提议,穆心柔是很心动的。

别的姑且不说,就图个清静。

尤其是,这里有她不想见到的人,哪怕她见不到了,她也能感觉到他的目光。之后,总会随着一道怨恨的目光盯着自己。穆晓灵喜欢穆子颂,那是从小积淀起来的感情。只不过她更现实一些,所以不可能跟没有实权的穆子颂在一起。可是,心胸狭窄的穆晓灵又看不惯穆子颂对穆心柔有半点关注,因此,总会把责任怪在穆心

柔的身上,认为是穆心柔勾引了穆子颂。

在这种情况下,穆心柔当然愿意去临水山庄住。

“我和你哥不会有什么事情的,你就别操心了。”林思绾觉得穆心柔自己的事情就够烦恼了,不想她再为自己和穆希辰的事情烦心。

说到这个,林思绾这才想起来,她和恒恒的亲子鉴定报告早就该寄到了吧?这几天太忙,他们都不记得了!

不行,她得今晚回临水山庄去!

“对了心柔,我突然想到一件事,现在要出去一趟。一会儿,你让人告诉你哥。”林思绾说着就站起来,急急忙忙地往外面赶。

穆心柔顿时一头雾水,不知道林思绾这么着急是要做什么,从她跟林思绾有限的接触中,她并不是一个咋咋呼呼的人?

这件事,总要告诉哥吧?

*

林思绾说走就走了,甚至连恒恒和穆羽岚都顾不上。

穆心柔本来也觉得挺累,本不想出门,见状也只好让小颖送自己去找穆希辰。

穆希辰去见穆夫人谈话了不在房间,穆心柔便打算去他房间等。

走了一段路,小颖突然停了下来,穆心柔疑惑地问:“怎么了?”

“是子颂少爷。”小颖朝前方看过去,见到那个带着几分邪肆的男人。这些天在穆家,小颖还是把穆家主要成员都摸熟悉了,知道眼前这位就是夏美枝领养的儿子穆子颂。

听到这话,又察觉到穆子颂放在自己身上的视线,穆心柔整个身体都僵住了,她也不知道穆子颂在什么地方,也没有打招呼叙旧的打算,只说:“我们让他先过去。”

穆子颂从走廊那边走过来,经过穆心柔的时候,脚步突然停下来,问:“你捐献了眼角膜?”

穆心柔心里一抖,脸上努力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,道:“眼睛是多么宝贵的东西,还能有谁值得我变成一个瞎子吗?恭喜你啊子颂,你终于恢复光明了,而我……还不知道要等多久。”

她拉着小颖的手非常用力,小颖跟了她这么长时间,当然知道这是为什么,只能是沉默不语。

“走吧小颖,看看我哥在不在房间。”穆心柔示意小颖继续往前走。

穆子颂没有阻拦她,只是顺着她离去的方向,视线一直放在她身上。

失明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,他经历了很长时间,那算是非常了解。没想到穆心柔也失明了,这是孽缘么?

而他的眼睛,真的不是她换给他的吗?

当初在M国,他一直对穆心柔恶言相向,离开之前她也放过狠话,这辈子都不愿意再理会他了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她肯定不能这么傻,把眼睛还给她吧?此时,穆子颂忍不住想到刚才夏美枝跟他说的话:“穆希辰那边想要入主董事会,必然要得到股东们的支持。梁家有百分之三的股权,穆心柔跟梁少君订了婚,那么梁家肯定是站在他们那边的。而穆希辰在

穆氏很有威信,董事会估计也会他笼络了一部分。子颂啊,我们并不难掉以轻心,以为现在领先他们,就高枕无忧了。”

别的穆子颂没有过多关注,他最关注的是:穆心柔和梁少君订了婚!

想要梁家站他们那边,那势必要结婚的!

穆心柔啊,终于要结婚了么?

想到这里,穆子颂没有什么表情地回了自己的房间。而穆心柔,一直到过了拐角处离开穆子颂的视线范围之后,整个人才松懈下来,心里是一片哀戚。